一碗湯麵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故事名稱我們叫它做一碗湯麵。

 

這個故事是十五年前的十二月三十一日,也就是除夕夜,發生在日本札幌街上一家「北

海亭」的麵館裡。除夕夜吃蕎麵條過年是日本人的傳統習俗,因此到了這一天,麵館的

生意特別好,北海亭也不例外,這一天幾乎整天都客滿,不過到晚上十點以後幾乎就沒

有客人了,平時到凌晨,街上都還很熱鬧的,這一天大家都早一點趕回家過年,因此街

上也很快就安靜下來。

 

北海亭的老闆是個憨憨傻傻的老實人,老闆娘倒很古道熱腸,待人親切。除夕夜,最後

一個客人走出麵館,老闆娘正打算關店的時候,店門再一次輕輕地被拉開,一個女人帶

著兩個小男孩走進來,兩個孩子大約是六歲和十歲左右,穿著全新的一模一樣的運動

服,那女人卻穿著過時的格子舊大衣。

 

「請坐!」聽老闆這麼招呼,那個女人怯怯的說:「可不可以....來一碗....湯麵?」

背後的兩個孩子不安地對望了一眼。

 

「當然....當然可以,請這邊坐!」

 

老闆娘帶著他們走到最靠邊的二號桌子,然後向廚臺那邊大聲喊著:「一碗湯麵!」一

人份只有一團麵,老板多丟了半團麵,煮了滿滿一大碗,老闆娘和客人都不知道。母子

三人圍著一碗湯麵吃得津津有味,一邊吃,一邊悄悄地談著:「好好吃喲!」哥哥說。

 

「媽,您也吃吃看嘛!」弟弟說著,挾了一根麵條往母親嘴裡送。

 

不一會兒吃完了,付了一百五十元,母子三人同聲誇讚:「真好吃,謝謝!」並且微微了

鞠了一躬,走出麵館。

 

「謝謝你們!新年快樂!」老闆和老闆娘同時這麼說。

 

每天忙著忙著,不知不覺很快地又過了一年。又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這一天;迎接新的

一年,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興旺。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終於結束了,過了十

點,老闆娘走向店門前,正想將門拉下的時候,店門又再度輕輕地被拉開,走進來了一

位中年婦人另外帶著兩個小孩。老闆娘看到那件過時的格子舊大衣,馬上想起一年前除

夕夜最後的客人。

 

「可以不可以....給我們煮碗......湯麵?」

「當然,當然,請邊坐!」

老闆娘一邊帶他們到去年坐過的二號桌子,一邊大聲喊:「一碗湯麵!」

老闆一邊應聲,一邊點上剛剛熄掉的爐火。「是的!一碗湯麵!」

 

老闆娘偷偷地在丈夫的耳朵旁說著。「喂,煮三碗給他們吃好不好?」

「不行,這樣做他們會不好意思的。」

 

丈夫一邊這麼回答,卻一邊多丟進半團麵條到滾燙的鍋子裡,站在旁邊一直微笑著看著

他的妻子說:「你看起來挺呆板的,心地倒還不錯嘛!」

丈夫默默地盛好一大碗香噴噴的麵交給妻子端出去。

 

母子三人圍著那碗麵,邊吃邊談論著,那些對話也傳到了老闆和老闆娘的耳朵裡。

「好香....好棒....真好吃....!」

「今年還能吃到北海亭的麵,真不錯!」

「明年能夠再來吃,就好了....!」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,母子三人又走出了北海

亭。

「謝謝!祝你們新年快樂!」望著這母子三人的背影,老闆夫婦倆反覆談論了些久。

 

這三年的除夕夜,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,老闆夫婦彼此忙到甚麼都沒時間講話,

但是過了九點半,兩個人開始都有點不安了起來。十點到了,店員們領了紅包也回去

了,主人急忙將牆壁上的價目表一張一張往裡翻,把今年夏天漲價的:「湯麵一碗二百

元」那張價目表,重新寫上一百五十元。二號桌上面,三十分鐘前老闆娘就先放上一

張:「預約席」的卡片。

 

好像有意等客人都光了才進來似的,十點半的時候,這對母子三人終於又出現了。哥哥

穿著國中的制服,弟弟穿著去年哥哥穿過的稍嫌大一點的夾克,兩個孩子都長大很多,

母親仍然穿著那件褪了色的格子布舊大衣。

 

「請進!請進!」老闆娘熱情的招呼著。

望著笑臉相迎的老闆娘,母親戰戰兢地說:「麻煩....麻煩煮兩碗湯麵好不好?」

「好的,請這邊坐!」老闆娘招待他們坐到二號桌,趕快若無其事的將那「預約席」的

卡片藏起來,然後向裡面喊著:「兩碗湯麵!」

「是的!兩碗湯麵!馬上就好了呦!」老闆一邊應聲,一邊丟進了三團麵進去。

 

母子三人一邊吃麵,一邊談著話,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。站在廚臺後面的老闆夫婦也跟

著感受他們的喜悅,內心也跟著喜悅起來。「小淳和哥哥;媽媽今天要謝謝你們兩個人

啊!」

「謝謝!」

「為甚麼?」

 

「是這樣的,你們過世的爸爸所造成八個人受傷的車禍,保險公司不能支付的部份,

這幾年來每個月都必需繳五萬元。」

「欸,這個我們知道呀!」哥哥這麼回答。老闆娘一動也不動的靜靜聽著。

「本來應該繳到明年三月的,但是今天已全數繳完了!」

「哦,媽媽,真的呀?」

 

「欸,真的。因為哥哥認真的送報,小淳幫忙買菜做飯,使媽媽可以安心工作,公司

發給我一份全勤的特別加給,因此今天就將剩下的部份就全部繳完了。」

「媽!哥哥!真是太好了,不過以後請讓小淳繼續做晚飯。」

「我也要繼續送報紙。小淳,加油!」

 

「謝謝你們弟兄倆,真的謝謝!」

「小淳和我有一個秘密,一直都沒有跟媽媽您說,那是....十一月的一個禮拜天,小淳

的學校通知家長要去參觀教學課程,小淳的老師還特別附了一封信,說小淳的一篇文章

被選為全北海道的代表,將參加全國的作文比賽。我聽小淳的同學說才知道的,因此;

那一天我代表媽去參觀了。」

 

「真有這回事?後來呢?」

「老師出的題目是『我的志願』,小淳是以一碗湯麵為題寫的作文,還要當眾讀這篇作

文。」

「作文是這樣寫的:爸爸車禍了,留下很多債務,為了還債,媽媽從早到晚拚命工作,

連我每天早晚認真送報的事,弟弟也全部寫出來了。」

 

「還有,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,我們母子三人共同吃一碗湯麵,非常好吃....三個人

只叫一碗湯麵,麵店的伯伯和伯母竟然還向我們道謝,並且祝我們新年快樂!那聲音好

像在鼓勵我們要堅強勇敢的活下去,趕緊把爸爸留下的債務還清!」

 

「因此小淳決定長大以後要開麵館,當日本第一的麵館老闆,也要對每一個客人說加

油!祝你幸福!謝謝你!」一直站在廚臺裡聽他們對話的老闆夫婦突然失去蹤影,原來

他們蹲下來,一條毛巾一人抓一頭,拼命擦著不斷湧出來的淚水。

「作文讀完了,老師說:小淳的哥哥今天代表媽媽來了,請上來說幾句話。」

 

「真的?那麼你怎麼辦?」

「因為太突然了,開始不知說甚麼好。我就說:謝謝大家平時對小淳的關愛,我弟弟每

天必須買菜做晚飯,常常會在團體活動中急忙地回家,一定給大家添了許多麻煩,剛剛

我弟弟讀一碗湯麵的時候,我曾感到很羞恥,但是看見弟弟挺胸大聲讀完一碗湯麵的時

候,感到羞恥的那種心情才是真正的羞恥。」

  這些年來....媽媽只叫一碗湯麵的那種勇氣,我們兄弟絕對不會忘記.....我們兄

弟一定會好好努力,好好的照顧母親,今後仍然拜託各位多多關照我弟弟。」

 

母子三個悄悄地握握手,拍拍肩,比往年都快樂地吃完過年的麵,付了三百元,說聲謝

謝!並且鞠了躬走出麵館,望著母子三人的背影,老闆好像做個一年的總結束似地大聲

說:「謝謝!新年快樂!」

 

又過了一年。

北海亭麵館過了晚上九點,二號桌上又放了一塊「預約席」的卡片等待著,但是那母子

三人並沒出現。第二年、第三年、二號桌仍然空著,三個母子都再沒有出現,北海亭的

生意越來越好,店內全部都改裝過,桌椅都換了新的,只有那張二號桌仍然保留著。

 

「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」許多客人都覺得奇怪,這樣問。老闆娘就講述關於一碗湯麵

的故事給大家聽,那張舊桌子放在中央,對自己好像也是一種鼓勵,而且說不定那一天

那三個客人還會再來,希望仍然用這張桌子來歡迎他們。那張二號桌變成了「幸福的桌

子」,客人一個個傳開去,有許多學生好奇,為了看那張桌子,專程從老遠的地方跑來

吃麵,大家都特別定要坐那桌子。

 

又過了很多年十二月三十一日。北海亭附近的商店主人,到了除夕這天打烊以後,都會

帶著家眷集合到北海亭來吃麵,一邊吃,一邊等著聽除夕的鐘聲,然後大家一起到神社

去拜拜,這是五六年來的習慣。這一天過了九點半,先是魚店夫婦端來一大盤生魚片,

接著又有人斷斷續續地帶酒菜來,經常都集合了三、四十個人,大家都很熱絡;每個人

都知道二號桌的由來,大家嘴裡甚麼都不講,但是心裡卻想著那「除夕的預約席」今年

可能又空空地迎接新年了。有人吃麵,有人喝酒,有人忙進忙出準備菜餚,大家邊吃邊

談,生意上的話。連海水浴的事,最近添了孫子.......,無所不談,打成一片,像一家

人,過了十點半,門突然再度被輕輕地被拉開。所有的人都停止談話,視線一起朝向門

口望去。

 

兩個青年穿著筆挺的西裝,手上拿著大衣走進來,大家鬆了一口氣,繼續恢復熱鬧的氣

氛,老闆娘正準備說「抱歉,己經客滿了」拒絕客人的時候,有一個穿和服的女人走進

來,站到兩個青年人的中間。

店內所有的客人都屏住呼吸,聽那穿和服的婦人慢慢地說:「麻煩.....麻煩...湯

....三人份可以嗎?」

 

老闆娘的臉色馬上就變了,經過了十幾年的歲月,當時年輕母親和兩個小孩的形象,和

眼前這三人,她瞬間努力想把畫面重疊在一起,廚臺後的老闆看傻了,手指交互的指著

二個人,「你們....你們.....」地說不出話來。

 

其中有一個青年望著不知措的老闆娘說:「我們母子三人,曾在十四年前的除夕夜叫了

一份湯麵,受到那一碗湯麵的鼓勵,我們母子三人才能堅強的活下去。」

 

「後來我們搬到滋賀縣的外婆家住,我今年己通過醫師的檢定考試,在京都大學醫院

的小兒科實習,明年四月將要來札幌的綜合醫院服務。」

「我們禮貌上先來拜訪這家醫院,順便去父親的墓前祭拜,和曾經想當麵店大老闆未

成,現在在京都銀行就職的弟弟商量,有一個最奢侈的計劃.....就是今年除夕,母子

三人要來拜訪札幌的北海亭,吃三人份的北海亭湯麵。」

 

一邊聽一邊微微點頭的老闆夫婦,眼眶裡溢滿淚水。坐在門口的菜店老闆,把嘴裡含著

的一口麵用力咯一聲整口吞了下去,然後站起來說:「喂、喂、老闆,怎麼啦?準備了

十年一直等待這一天來臨,那個除夕十點過後的預約席呢?趕快招待他們啊!快呀!」

 

老闆娘終於恢復神志,拍了一下菜店老闆的肩膀,說:「歡迎,請....。喂!二號桌三

碗湯麵」

那個傻愣愣的老闆擦了一下眼淚,應聲說:「是的,湯麵三碗!」

 

從現實的眼光來看,麵店老闆所付出的並不多,但是,即使那只是幾個麵團,和幾聲誠

懇帶有勉勵,祝福之意的「謝謝,新年快樂!」卻使正受殘酷現實逼迫陷入困境的生命

重獲生機,這個故事給我們一啟示:即是不要忽視自己對這個環境的影響力,也許你那

些微真誠的關懷,就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無限的光明。

 

因此,我們多麼熱切希望和企望。朋友,不要再吝嗇了,希望今後我們都能願意奉獻自

己久藏的愛心,點亮它吧!即使那只是一點點的亮光而已,對寒冷的冬夜而言,卻也是

真真實實溫暖和光明。

 

哈囉!看完了這長篇故事,眼睛累不累啊,做個眼睛運動吧,左眼轉轉,換右眼,右眼

轉完,兩眼一起轉,到時脫窗不要找我,找醫生!這個故事在日本發表時,感動了許多

日本人,因此有了這麼一個說法:「看了這個故事的人,沒有一個不流淚的。」這個說

法稍嫌誇大了些,但是看過這個故事的人的確有許多都為之感動落淚。然而他們流得不

是感傷的淚,而是被那一份真誠的關愛,和那一片寬厚的心腸所感動的熱淚。